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我救了他,他却抢了我老婆](黑暗版)(02)作者:肆皇
[我救了他,他却抢了我老婆](黑暗版)(02)作者:肆皇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天天啪免费视频]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4763
 

                第二章
 
  「你们这对狗男女!」我疯狂的冲向二人,可是双手都被拷在暖气管上的我 根本移动不了,手腕反而被冰冷的手铐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但此时心中的仇恨 早已将我埋没,丝毫感觉不到肉体上的疼痛。
 
  巩和晨缓步走进审讯室,晨顺手把门带上,晨自始至终都没有直视我,我知 道她并不是不敢直视我,而是在她的视线里,只有巩。
 
  我并不是没有见过热恋中的情侣,我和晨就曾是非常恩爱的一对,但是我却 从没有见到过有像晨现在这个样子的。晨看巩的眼神极其的不正常,她的目光里 仿佛巩就是她的一切一样,甚至巩比她的生命还要更加重要。
 
  此时的晨对巩,是极端的爱恋;疯狂的爱恋;扭曲的爱恋;甚至是变态的爱 恋。她可以不顾一切的对他做任何事,只要他开心,那么就算让她去死她也会毫 不犹豫,并且心甘情愿,义无反顾。
 
  巩甩开晨的胳膊,坐在之前警察队长的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斜着眼得意的看 着我,而晨只是规规矩矩的站在巩的身后,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一刻也不离巩, 目光中满是那种病态的爱「贺总,别激动嘛,我知道你有很多话想问我,所以我 很好心的来看望你了,毕竟以后想看望你,就不是那么简单了,毕竟我不喜欢去 探监,我和我们老家那边的人都是很讨厌监狱那种地方的,晦气!」
 
  「晨!你为什么这样对我!」我怒声质问晨。
 
  我没有理巩,他根本就是一个得了志的小人,如果没有晨他什么都不是。我 被弄到今天这个地步,巩是绝对没有能力也没有那个智力去办到的。只有晨,我 的结发妻子,最了解我,也是最接近我的人,才能够有机会和能力计划实施这巧 妙的陷阱把我打入这万丈深渊。
 
  巩哈哈一笑「贱人,告诉你老相好,你为什么这么对他。」
 
  晨首次把目光移向了我,只不过她的目光里已经没有了看巩时的那种病态扭 曲的爱,有的只是深深的仇恨「为什么这么对你?我说过,让你不要找巩了,一 切由我来承担,你为什么就是不听?偏偏要来伤害我的巩!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和 楚楚,对不起这个家,我应该受到惩罚。但是你为什么一定要伤害我的巩!」 
  晨的声音怨毒的有些扭曲,我从不曾想到完美的晨竟然也会发出如此怨毒的 声音「巩比我的生命还要重要一千倍一万倍,为什么你要伤害他!他就算伤了一 根头发,也比刮我千万刀还要让我痛苦!而你竟然把他打成那样!从你伤害了巩 的那一刻起,我和你就没有了任何的夫妻情谊!只有不死不休的仇恨!」
 
  我呆若木鸡,晨现在的精神可能已经不太正常了,她现在的精神灵魂还有意 识都已严重的扭曲,生命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巩而活,根本没有了自己。我认为我 教训巩本是天经地义的事,巩受我恩惠淫我妻,我难道都还不能教训一下他吗? 
  她这是什么逻辑?
 
  「好了好了,别再说你有多爱我了,天天听的耳朵都生茧了,烦死了。」巩 不耐烦道.
 
  我呆愣愣的看着巩与晨二人,不知此时该说些什么,质问谴责或者是诅咒和 怒骂?这些都已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我现在虽然已经完败,但我的心却从不曾认输。在我创业初期一次次的遇到 挫折与困难时也曾灰心气馁,但是岳父告诉我,只要不放弃不认输,再大的困难 与挫折都不只是真正的失败。而我也正是因为坚信这一理念才一次次的克服困难 才最终走向成功。
 
  我本以为自己的人生是美满的,妻子美丽贤惠,高贵大方,夫妻间感情和谐。 爱女乖巧可爱,双方父母身体健康,事业也有所成就并还在步步上升。但是这一 切现在都彻底毁了,因为一个低贱恶俗忘恩负义的农民工。
 
  我不知巩何德何能,竟能让一直以来都像小公主一样的爱妻如此死心塌地下 贱的伺候他,甚至不惜背叛我们的爱情,我们的家庭。我不知道她打算以后如何 面对楚楚与双方父母。
 
  楚楚要爸爸时她该怎么办,楚楚现在还小,但她终有一天会长大成人,会明 白事理,到那时楚楚还会认她这个妈吗?还有岳父岳母,岳父岳母一向高傲,如 果知道自己的女儿如此下贱的爱着一个农民,一定会被活活气死。还有视我为一 切的父母,如果一旦知道我入狱了……这简直无法想象。
 
  想起楚楚,我的心又是一阵刺痛,我可怜的女儿,今后已经注定要在单亲家 庭长大,因为事件发展到了现在这一步,我和晨已经到了势不两立的程度。 
  我第一次对自己的未来是如此的恐惧,不仅仅是担心自己会如何,更多的是 担心我爱与爱我的家人们。
 
  我颓然的坐在地上「说吧,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只是想告诉你一下,你在监狱里面不要太担心,楚楚会被送到 你父母那里,而你的罪名我们会疏通关系隐瞒下去,对外就说是你酒驾撞死了人, 过几年就出来了。而晨也会过的很幸福,因为对于她来说,只要跟我在一起就是 幸福。」
 
  「呵呵,你会这么好心?你是怕真实罪名传出去我岳父会怀疑,然后查明结 果把我捞出去吧。」
 
  「聪明人就是聪明人,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你的岳父很聪明,并且能量 很大,让我们不得不防。这样安排,你就可以老老实实的在里面待着了,而你和 晨的父母也都不会闹,你的楚楚也可以安静的成长了。而晨还依旧是那个完美的 晨,还可以顺理成章的接手你的公司,你的一切就都变成我的了。」
 
  「你就不怕岳父来看望我时,我把一切都告诉他吗?」
 
  「不怕。」巩自信满满的道
 
  「为什么?」我不知巩哪来的自信,岳父岳母对我视如己出,如果知道我开 车撞死了人肯定会想办法花钱疏通关系,尽快把我捞出去,到时很容易就能知道 撞人只是个假罪名。而真罪名,岳父一眼就能看出猫腻,毕竟我一个身家过亿的 企业家会去绑架勒索一个农民工?这根本不可能。
 
  但其实根本用不着那么麻烦,因为在那之前,岳父肯定会先来探望我,巩有 什么信心让我不把真相告诉岳父?
 
  「因为他已经不认你这个女婿了,怎么还会来看望你呢?哈哈哈哈。」巩放 声大笑。
 
  「什么?这不可能?!你们又做了什么!」我不相信岳父岳母会不认我,他 们一直把我当成自己的孩子,跟晨一样。一定是晨又做了些什么!
 
  「贱货,你来说。」巩对晨冷声道。
 
  「因为我趁你睡觉时拍下了你的裸照,然后昨天在你被捕后安排一个孕妇去 我父母家闹,说怀了你的孩子,现在你进监狱了,她想要你的一部分财产来抚养 肚子里的孩子。证据就是她手里你的裸照和我用你手机给她发的短信。」晨平淡 的说,语气不带丝毫感情,就像是在叙述别人家的事一样。
 
  我曾经看水浒传时,曾认为潘金莲那段很矛盾,世界上不会有那种下贱,无 耻,恶毒的女人。明明之前跟武大郎生活的很好,夫妻也很恩爱。但遇到明显只 是玩弄她的西门庆后甚至连杀夫这种恶毒的事都干的出来,不讲丝毫曾经的夫妻 情谊。
 
  我跟晨从大学的豆蔻年华一直到现在的而立之年,竟都没有发现晨是潘金莲 那种女人,我突然又想起了武大郎,武大郎在事发前也不曾想到潘金莲会是那种 女人吧。
 
  而我现在的处境甚至比武大郎还要悲惨夸张,毕竟武大郎是被比自己各方面 都要优秀的西门庆打败的。而我却是被一个各方面都不如我的乡村农民击败。我 作为北京人本身看其他地方的人都有一种自然而然的优越感,面对小山沟子里的 粗俗农民就更是如此。这其中巨大的差异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子一样无时无刻不在 刺痛着我的心。
 
  「我父母当时就气的要求我和你离婚,并且以后再也不见你。」晨继续无情 道,我现在甚至怀疑晨就是潘金莲转世。而我,就是那可怜的武大郎。
 
  「呵呵,真是好一个贤妻良母啊!晨,真想不到你竟然是这种女人!」
 
  面对我的嘲讽,晨却不以为意「我是哪种女人?呵呵,我现在生活的很好, 只要有巩在,我就幸福!」
 
  「幸福?他都是怎么对你的?你难道就不疼吗!你那叫幸福?那根本就是变 态!」我有些歇斯底里,因为我知道我一旦入狱,以后就很难再有机会见到晨和 巩了,他们两个此时出现在我的面前,多半也是因为巩变态扭曲的小人心理发作, 想要来嘲讽我,打击我。
 
  「疼?呵呵,你错了,我很开心,巩肯给与我疼痛是对我的一种恩赐,让我 可以更好的感受到他的存在。」晨说完还含情脉脉的看了巩一眼,而巩却根本没 有理她。
 
  「他这是变态!他根本就只是在作践你取乐而已!」我不知自己还在跟晨辩 论什么,这明明并没有什么意义,晨已经彻底沦陷了。
 
  但是多年的夫妻感情,不知是爱还是恨,催动着我不停的反驳着晨,
 
  「如果作践我能让巩取乐,那么我又何乐而不为呢?我现在就是为了巩而活, 一切的一切都是。像你这种自私的人,肯定不会理解为他人而活这种想法的吧。」 
  自私到极点的晨竟然说我自私,我此时此刻的心情实在难以用语言表达,我 说不过已经病态扭曲的晨。继续跟她说下去,我担心我一向健康的心脏会承受不 了而轰然崩溃。
 
  「呵呵,贺总,跟这贱货你是讲不出道理的。这贱货,我打都打不走!」巩 翘着二郎腿同时嘲讽着我和晨。
 
  而我和晨的反应则截然不同,我怒目圆瞪,脖子上的青筋暴起,若不是双手 都被拷在暖气管上,我立刻就会去将他撕碎。而晨,却笑的很灿烂,「打都打不 走」这句话就放佛是巩在夸奖她的忠心一样。
 
  看着晨欣喜的样子我不禁感到一阵悲哀,曾经的小公主,我的爱人,现在竟 然被调教的像一只狗一样。我不明白晨为何会沦落至此,我甚至怀疑晨是被巩给 催眠了,否则一个人怎会如此。但是晨眼中的清明却明明白白的告诉我她是清醒 着的。并且我也不认为巩一个农民工会那种能力,并且现实也不是小说,没有那 么科幻,简简单单的几句话是不可能让一个人言听计从的。
 
  晨的一切都是她自愿的!
 
  我长叹一口气「巩,告诉我为什么晨会变成这样。让我输的明白。」
 
  「好,我就当一回啰嗦的反派,不过你是没有翻盘的能力的。」巩自嘲的笑 了笑,感觉自己真就像是电影里最后关头啰嗦的反派一样,不过在我的面前,他 非常享受这种感觉。
 
  「因为晨天生下贱!」巩毫不客气的继续说,丝毫没有顾及站在他身后的晨, 而晨也没有什么反应,对于这种程度的侮辱,她可能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 
  「不可能,我跟她生活了那么多年!」
 
  「人其实跟畜生是一样的,是需要调教的,别说晨了,随便一个人,哪怕他 再刚强,你把他抓起来天天打,只要不打死了,终有一天你会把他打服。这是两 码事,但是事不一样,道理却是一样的。人是有智商的动物,所以调教的难度很 大。但真要是一旦成功了,那么她会比最忠心的狗还要忠心。」
 
  「而晨真就是天生下贱,她拥有奴性,所以她需要我这么一个人来发掘她, 收服她。我了解晨就像我们农民了解大粪一样。」
 
  「不可能,你胡说八道!晨这样肯定是有其他原因的!」我不信巩的说法, 虽然他说的确有道理。但我并不相信晨会这么容易就沦陷在一个农民手里。 
  我也并不想承认他比我更了解我的妻子。
 
  巩的每一句话都让我感到脸上火辣辣的,我所珍视爱护的妻子被巩当成狗一 样对待,还被拿来跟粪便做比喻。而晨却一直一脸微笑的站在巩身后。乖巧的听 着巩对她的侮辱。
 
  「贺总,女人这种东西,你不了解,只有像我这种勇猛的男人才能够降服, 像晨这种贱货,多少个我都能降服,而你这种人,跟她生活一辈子都不行,哈哈 哈哈。」在绝对的优势与我的失败面前,巩的自大狂妄又表现了出来。巩这种人, 实在是粗俗恶鄙到了极致,我在他的身上实在找不出来任何优点。
 
  「强大?你哪里强大?脸皮吗?」我忍不住嘲讽巩。
 
  「当然是男人的能力了!」巩一脸自得。
 
  「是吗?晨可不是这么说的。」
 
  「你说什么?」巩一愣,而晨则面色一变。
 
  「晨,你说过巩其实在那方面不如我,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找他?」我不解 的问晨,如果晨找一个比我优秀的人,我也认了,但是晨偏偏找了巩这么一个卑 鄙,龌龊,猥琐的农民工。这让我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什么!」巩大怒,我是第一次看见巩怒成这样,巩的脸涨得通红,额头上 青筋暴起,小眼睛瞪得溜圆。
 
  晨的脸变得煞白,毫无血色,一双修长白嫩的美腿也忍不住瑟瑟发抖「巩, 你听我说,我那时也说为了拖延时间让他先别找你,好有足够的时间布局,你先 别生气,我……」
 
  啪!
 
  巩一个大耳刮子就把晨撂倒在地,然后像疯子一样扑了上去……
 
               (待续)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05-25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