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武侠情色  »  [天怒](全)
[天怒](全)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天天啪免费视频]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天怒
 
 
  中秋之夜,金陵城中一所大宅里灯火通明。这所大宅是当朝丞相丁伯年的祖 居。观此宅楼台亭阁交相辉映,好不气派。花园池塘中月影随波漂浮,池塘边的 小亭中有一石桌,桌上摆满了水果甜点,一壶水酒两只杯盏。
 
  桌旁坐着一对中年男女,男的约有三十五六岁,虎背熊腰,相貌堂堂,他正 是丁伯年之子九门提督丁成铭。他身边那位神态端庄,高贵雍容的女子正是他妻 子韩香凝。韩香凝容貌绝美、身材颀长,一对秀眉细长妩媚,眼若秋水,清丽明 媚。三十刚出头的年纪,恰是女性最有韵味风情之时。素白的绸缎长裙在微风中 轻摆,醉人的香气随之弥漫。
 
  「成铭!今天丫鬟雪儿将我赏赐给她的珠花卖了救济她父母。细打听才知道 乡里着了蝗灾!我们家能不能开几天粥场救济一下难民呀?」韩香凝剥了一只橘 子递给丁成铭。
 
  「家里一切由你做主!哎,现在是昏君当道,民不聊生呀!那昏君不顾人伦 杀了先皇逼走太子,自己当了皇帝就整天花天酒地。这几日,爹为天下苍生正联 系太子共谋大计。我明天就要赶回京师助爹一臂之力。这些年来我总觉得对不起 你,让你一个人在家照顾年迈的老母,教育昊儿。苦了你了!」丁成铭轻拂韩香 凝被风吹乱的秀发。
 
  韩香凝依入丁成铭怀中,「成铭,快别这么说。你担负着拯救苍生的重担, 我应该支持你的!再说有它陪着我呢!」说着从怀中掏出一玉佩。这玉佩上刻着 四个大字『百年同心』,「它是我们成亲时你给我的,只要看见它我就能感到你 的心是和我在一起的!」
 
  丁成铭眼含热泪将韩香凝抱紧,「对!天荒地老我们都在一起,就算老天爷 也休想将我们分开!」
 
  两人紧紧抱在一起,没有一丝距离,他们的身影印在了水中月影的旁边,圆 圆的月影在微波上形成了一张笑脸。它在笑什么?是为他们的真心而开心,还是 嘲笑他们不知天高地厚!
 
  丁家的粥场开了好几天了,一碗碗白粥不知道救活了多少人。
 
  这天韩香凝听见门外粥场有打闹声,就赶紧出门来看究竟,见有好几个衙役 围着一个破衣烂裳的少年。一家丁看见韩香凝出来了就上来禀报:「夫人,那小 子一人拿了两个碗,非要全盛满。您定的规矩是每人只能盛一碗,所以他就和维 持秩序的衙役们打了起来!」
 
  韩香凝见那些衙役们不是少年的对手,被打得鼻青脸肿。可是由于饥饿的原 因,少年渐渐体力不支,一失手被衙役们擒下。只听见少年对天高唤:「娘,儿 不孝。连一碗粥都不能给您吃!」
 
  韩香凝一听,连忙喊:「各位差役大哥,请先停一下!」说着来到那少年的 面前,「孩子,你为什么在这里胡闹?」
 
  那少年见这美妇就象庙里的菩萨,倍感亲切,「我娘病了,躺在破庙里。我 只是想给她老人家带一碗粥。」
 
  韩香凝对着管家说:「拿二十两银子去为他娘治病!」
 
  那少年一听,跪在韩香凝面前,「丁夫人,我武威这条命就是您的了!我愿 做牛做马报答您的恩情!」
 
  韩香凝将武威扶了起来,「孩子,我见你身手不错。应报效国家建功立业。 我写一封信给你。等你的娘病好了,你就去投奔我相公。」
 
  武威眼泪下来了,「一切听夫人的。」
 
  韩香凝转头对衙役的班头胡长清说:「你弟兄们都受伤了,请到我家帐房取 五十两银子治伤。」
 
  班头胡长清很感激,「丁夫人您真是好人!您以后如果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就请言语一声!」
 
  韩香凝笑着说:「那就先谢班头了!」说着又对家丁说:「继续放粥,不能 让乡亲们饿着呀!」
 
  时间流逝,半年过去了。有一日,一队人马将丁宅团团围住。
 
  家丁慌慌张张的禀报韩香凝:「夫人,老太爷联系太子的事情败露了!老太 爷被皇上砍了头,老爷冲出包围却被打下山崖,尸骨无存!现在官兵来捉拿丁家 的家眷了!」
 
  韩香凝一听,差点栽倒在地。片刻间,官兵冲进来了,将韩香凝和她儿子丁 昊以及卧病在床的老夫人丁柳氏捆了起来。为首的将军说:「丁家勾结叛匪意图 谋反,奉皇上旨意缉拿丁家家眷,男的三日后处斩。女的发配边疆充作官妓。」 
  丁昊虽然身材已经和大人无异,但他毕竟是个十四岁的小孩子,哪里见过这 样的阵势,吓得他双腿发软,「娘救我,我不想死呀!」
 
  韩香凝喊道:「昊儿,记住你是丁家的子孙,要有骨气!要像男子汉一样, 挺起腰板!」
 
  丁昊虽然还是害怕,但他一向最听娘的话。他点点头,「娘我明白了!我是 男子汉!丁家没有胆小鬼!」
 
  韩香凝欣慰的点点头,「这才是我的好孩子!」
 
  阴雨连绵的江南路,十几个官兵押解着韩香凝和丁柳氏向前走着。
 
  「妈的,这是什么路呀?走了半天居然没有一个村庄歇脚!这次可真是苦差 事。」为首的军官在大发牢骚。
 
  一个贼眉鼠眼的兵丁靠了上来,「老大,这次是苦!那我们能不能找点乐子 呀?」
 
  军官问:「找什么乐?」
 
  那兵丁眼睛描向韩香凝,「老大,我们弟兄从来就没见过这样的美女。不如 我们就尝尝鲜!」
 
  军官顺着他的眼神看去,只见韩香凝浑身已经被雨淋湿了,衣裳紧紧地裹在 身上,将凹凸有致的体形完美地体现出来。军官贼笑道:「还是你小子聪明!」 说着朝韩香凝走去。
 
  韩香凝见他不怀好意的走来,立马向后退。可却被其他官兵推来摸去趁机卡 油。韩香凝挣扎着,丁柳氏向官兵哀求着,反而更激起他们的兽性。
 
  正在此时,远处传了一声:「丁夫人,莫怕!我武威来救您。」话音刚落, 武威手持钢刀冲了过来。他是听说丁家有难才赶来的。
 
  军官怒吼:「小子你找死呀!兄弟们上。」
 
  武威就和十几个官兵战在一处。一次次被刀砍中,更激起武威的斗志。他心 里只想救下韩香凝,他的命是属于韩香凝的。
 
  满身全是血的武威就象杀神一般。官兵反而胆怯了,他们没想到这小子这么 不要命,人一胆怯动作也慢了,顷刻间被武威砍了三四个,这更加使官兵恐慌。 一声声惨叫,一具具尸身倒地……最后只余军官和那贼眉鼠眼的兵丁,只见那兵 丁放弃武威,转头提刀向韩香凝冲去。武威见韩香凝有危险也顾不得军官,追了 过来。
 
  军官的刀从背后刺进了武威的心脏,武威用尽全身力气反手一刀砍下了军官 的人头。武威倒下了,但他告诉自己不能闭眼,他依然拿着刀向韩香凝爬去,他 要救韩香凝。
 
  贼眉鼠眼的兵丁笑了,仿佛胜利是属于他的。他慢慢走近武威,举起刀用力 向下刺去。当刀刺入武威身体的一刹那,武威的刀最后一次扬了起来。兵丁的双 腿都断了,武威终于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韩香凝冲了过来将武威抱着怀里叫唤着:「孩子,你醒醒!你不能死呀!」 武威直挺挺的躺着,再也不能动弹了……「孩子,我会好好照顾你娘的!」韩香 凝说着拣起武威的刀走向正抱着断腿惨叫的兵丁,一刀结果了他的狗命。 
  山野中多了一座坟……一个男子汉的坟……
 
  泥泞的山路上,韩香凝背着丁柳氏颤颤巍巍地向前。她心里只有一个信念, 就是要见儿子最后一面。但她毕竟是弱女子,脚下一滑,连同丁柳氏一起跌入山 沟中。韩香凝顾不了自己的疼痛,爬到丁柳氏面前,「婆婆,您怎样了?」 
  「香凝,我不行了!你就将丢下我,自己走吧!」丁柳氏奄奄一息的说。 
  「不行!我不能将您一人丢在这里!」韩香凝说着将丁柳氏翻在自己身上, 一下下向前爬着。
 
  「香凝,好媳妇!象这样是没办法见昊儿最后一面的!求你,放下我吧!」 丁柳氏哀求道。
 
  「不!丢下您,我做不到!」韩香凝坚定的向前爬着。
 
  「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丁柳氏忽然说道。
 
  「婆婆,儿媳一切听你的!」韩香凝还是向前爬着,她不想浪费一点时间。 她知道儿子在远处等着她呢。
 
  「你要想办法给丁家留下种,我们丁家不能绝后呀!」丁柳氏哭着。
 
  韩香凝坚毅的点点头。丁柳氏又说:「我好累!我想休息一下,一切重担都 由你一人背了,别怪我自私!」
 
  韩香凝的身上多了一种粘粘的红红的液体,那是血!丁柳氏的血!丁柳氏用 银簪插进了自己的太阳穴。
 
  「婆婆……」山野中充满了韩香凝悲痛的哭声。
 
  黄昏时分,班头胡长清正在城门口值勤。忽然听见一个弟兄叫道:「老大, 你快看!那是什么?」胡长清顺着那衙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泥团正向城 门慢慢的移来。
 
  胡长清领着几个弟兄跑了过去。原来是个全身烂泥的女人艰难的爬着,她手 上全是伤口。
 
  胡长清仔细一看竟是韩香凝,不由一惊!「你们回岗位去吧,她是我一个熟 人!」胡长清将衙役们支走。因为韩香凝是个钦命犯人,胡长清不能让别人知道 她的身份。
 
  韩香凝被胡长清搀扶到了僻静地方。『扑通』,韩香凝跪在胡长清的面前, 「班头,求您想想办法让我见我儿子最后一面吧!我儿子明天就要行刑了……」 说着又哭得象泪人一般。
 
  这使得胡长清非常为难,「丁夫人,我一直敬重你们丁家,也很敬重你!我 也很想帮你,可是如果被发现我可是要掉脑袋的!」
 
  韩香凝的头一下下重叩在地上,「我不会连累您的,求求您帮帮我吧!」 
  胡长清叹了口气搀扶起韩香凝,「哎……丁夫人快请起!我答应你,你随我 走吧!」
 
  「胡班头,能不能让我找个人一起去呢?」韩香凝想找个女子,安排丁昊为 丁家留一个血脉。
 
  胡长清摇摇头,「不行!现在守牢门的是京师来的兵,再过半炷香时间天黑 后牢门就要关了,到时连我都进不去!」
 
  韩香凝焦急的问:「那我怎样才能见我儿子呢?」
 
  胡长清道:「现在兵荒马乱的,真正的罪犯一个不抓,牢里只有贵公子一个 人。天黑后,我一个人在牢里值班到天亮。我想让你穿上我的制服混进去,天亮 出来!但我提醒你,你不能让你儿子明天混出来,你在里面顶替。那样我全家老 小就都没命了!」
 
  韩香凝坚定的说:「我不会害恩公的!」
 
  胡长清点点头,「我相信丁夫人的为人!快走,牢门要关了!」
 
  就这样韩香凝混进了大牢。牢里真是空荡荡的,只有一间牢房有灯光。韩香 凝知道那就是儿子的牢房。她迫不及待的冲了过去,只见儿子丁昊在里面哭着, 「娘,你在哪里呀,我不想死!我好想再见你呀!」
 
  听到这里韩香凝泪如雨下,「孩子别怕,娘在这里!」
 
  丁昊看清了韩香凝,更是泣不成声。他膝行到门口,「娘,我知道你会来救 我的!我好想你呀!」
 
  韩香凝赶忙打开牢门冲了进去将丁昊抱在怀里,「儿呀,娘也好想你呀!」 
  韩香凝捧起儿子那张憔悴的脸,心都碎了,「孩子!娘对不起你,让你受苦 了!」
 
  丁昊摇摇头哭着:「娘,一切都是天意!老天爷要绝我们丁家呀!」
 
  「不,丁家不能绝!」韩香凝眼睛中透出坚毅。
 
  丁昊一听兴奋起来,「娘你有办法救我出去?」
 
  犹豫半天,韩香凝还是摇摇头,「胡班头是个好人,他帮我们很多了。我们 不能害他!」
 
  丁昊绝望了,他瘫坐在地上,「爷爷死了,爹死了,明天我也要死了。我们 丁家真要绝后了!」
 
  韩香凝好象在做了艰难抉择后说:「我们留下你的种,让丁家后继有人。」 
  丁昊苦笑道:「这里又没有女人,我怎么留种呀!」
 
  「我……是……女人!」这句话艰难的从韩香凝嘴里挤了出来。
 
  丁昊愣了半天才明白娘的意思,「不,不,不……不行!你是我娘!」丁昊 站起身撕心裂肺的叫囔着。
 
  韩香凝也顾不了丁昊的感受了,含泪掀起衣角,褪去裤子,平躺在草铺上, 「来吧!孩子你不能做丁家的罪人呀!」就这样,对于一个孩子来说世间最神圣 的禁地完全展现在丁昊眼前,茂密乌黑的阴毛有修长洁白的玉腿与之相互映衬, 小丘与深谷相连。
 
  如此美景当前,丁昊却闭上了眼睛,他无法亵渎他心中完美的圣洁。
 
  「我不能这么做!娘,我不能对不起您,我们丁家不能对不起您!」丁昊哭 喊着。
 
  韩香凝坐了起来,重重的一记耳光煽在丁昊的脸上,「畜生,你想让我们丁 家绝后吗?丁家三代一脉单传,难道要断在你手上吗?你对得起列祖列宗吗?」 
  丁昊捂着脸,这是他记忆中娘第一次打他。他最近的变故使他已经成为大人 了!他懂这记耳光,真正打疼的不是他而是娘!「天呀,我们丁家做错什么了, 你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们!」丁昊仰头对着牢顶狂喊!
 
  韩香凝心在流血,但婆婆的遗托和丁家的存亡使她伸出了手。她解开了儿子 的腰带,将牢裤拉到底。丁昊的肉棒使她一怔,她没有想到十四岁的孩子竟然有 着比相公大一倍的肉棒。
 
  韩香凝的动作使丁昊绝望,他痛恨自己死前还害娘牺牲了清白。他哭泣着… 娘的话象泰山压得他不能动弹。
 
  韩香凝握住肉棒抬头安慰丁昊,「孩子,一会儿就没事了!」说着张开嘴唇 将那半硬的肉棒含了进去用嘴唇夹住,然后头部开始前后运动套弄起肉棒来。温 暖潮湿的感觉,使丁昊的肉棒不自觉的坚硬起来,他感到娘的舌尖不时会在他的 龟头上舔一下……
 
  丁昊心跳开始急促了,因为他领略到了娘的风骚。他的心开始变化了,一种 变态的思维主宰了他,「我都要死了,为什么不能好好尝尝女人的滋味?做个真 正的男人!」所以他用打量女人的眼光去扫描娘。
 
  清纯美艳的容貌,成熟性感的身材……每一样都吸引着丁昊,这种吸引是致 命的。丁昊已经沉湎于娘的美,一种霸占的欲望使他忘记了一切,他不禁感慨: 「此生足亦!」
 
  韩香凝听到这一句,心象针刺一般。她没想到儿子会对自己说出这样轻薄的 话。但她忍住了,现在不能浇灭儿子的欲火,这火正是她期盼的。她离开丁昊, 再次平躺在草铺上,分开双腿闭紧双眼,「来吧!」
 
  此时丁昊已经迫不及待,他将娘的双腿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扶着肉棒对准玉 门关。正当他要插入时,突然听见韩香凝叫道:「等一等!」只见韩香凝从怀中 掏出了那玉佩紧紧的贴在自己的心口,「来吧!」
 
  丁昊这才猛一用力,整根肉棒插进了桃花源中。韩香凝感到仿佛有一利器插 入了她的心里,眼泪流淌着说:「成铭我对不起你,成铭……」她凝视着玉佩。 
  见到此景丁昊心里莫名的升起醋意,他无法接受在他身下的女人想着另外的 男人,哪怕是他爹都不行。他开始用快速粗暴的抽插报复韩香凝那种无视他存在 的态度。
 
  渐渐的韩香凝在儿子肉棒的冲击下感到了快感。她毕竟是个成熟的女人,和 丈夫半年的分居使她不自觉的对性爱充满了渴望。渐渐地韩香凝发出销魂的呻吟 声。这声音让丁昊知道自己获得个初步胜利。他忽然停止了抽插……
 
  快乐突然的停止使韩香凝很诧异。她娇喘着睁开眼睛发现儿子正捧着自己的 右腿抚摸着,亲吻着,舔着……另外一种快感袭上心头。她把持不住自己了,一 只手隔着衣服抚摸起玉峰来。她陶醉了……忽然她发现她另外一座玉峰被一只大 手霸占了,那是丁昊的手。
 
  韩香凝正要训斥时肉棒又开始行动了。突然间强烈的快感,使韩香凝迷离, 她甚至抓住儿子的手,带它伸进衣服里。玉峰感受到了那只手的略微粗糙,但这 样更能激起她的欲望。玉峰象山一样坚挺,象西瓜一样硕大,象丝绸一样柔滑。 如此种种让丁昊想一睹庐山真面目,他开始撕扯着娘的衣服。现在的韩香凝已经 完全沉浸在肉体的快感中,她积极配合着……玉佩也静躺在草中!
 
  韩香凝一丝不挂了。丁昊俯下身子嘴凑到玉峰上时吸时舔。韩香凝双手紧抱 着儿子的脖子生怕失去快感。她真恨儿子这么厉害,害得她将淫浪的一面淋漓尽 致的展现出来。
 
  「没想到,娘在我怀里这么风骚有味!我死而无憾了!」丁昊的欢鸣使韩香 凝更加无地自容。
 
  「昊儿,求你快点结束吧……」韩香凝哀求道。她刚说完丁昊的嘴就紧紧的 沾在她的嘴唇上,她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丁昊的舌头贪婪的在她口中探询着吮 吸着……韩香凝尽力的将丁昊推开,「不行,我们不能接吻!你就给娘留点自尊 吧!」
 
  受挫折的丁昊,更加疯狂的抽插。一波波的快感使韩香凝快要崩溃,她感到 自己象仙子飘浮在云端,又象一只发情母狗毫无顾忌的享受着快乐。她浪叫了: 「啊……继续用力!你真行,再过一会儿,娘就要被你征服了……好爽!」 
  丁昊感到了统治的快乐,「记住我的一切吧!我不再仅仅是你的儿子!我还 是给你一夜快乐的男人!」
 
  韩香凝已经登上的快乐极点,「我会将一切都忘了,只记住你肉棒在我桃花 源中的感觉!」空荡的牢房里春色无边,一切伦理道德好象都被牢房外的大锁, 锁在了外面……
 
  一股岩浆喷击了花心……韩香凝抱住正要离开的儿子,她不想儿子这么快抽 出肉棒。同时她主动送上了香唇……一对母子,不,现在他们已经忘记了他们是 母子。一对男女粘在一起,吮吸着对方的舌头,抚摸着对方的肌肤……
 
  忽然,韩香凝感到身下有一件硬物。她想起了那玉佩,她拼命推开丁昊,拣 起玉佩,失声痛哭。
 
  丁昊给她披了件衣服,跪在她面前说:「一切都结束了,儿子要离开娘了, 请娘以后多保重!」
 
  这句话才让韩香凝想起儿子就要行刑了。她抱住儿子,母子痛哭起来…… 
  当韩香凝无力的走在大街时,发现市民正到处逃窜。这时胡长清迎了上来, 「丁夫人,听说你的夫君丁大人没有死,他联合了太子带兵已经攻打下金陵城门 了!」
 
  「真的?」韩香凝一阵狂喜。正说着,一队人马赶来过来。头前骑马的将军 正是丁成铭。
 
  「相公!」韩香凝拼命向丁成铭跑去……夫妻两人终于又紧紧抱在了一起。 韩香凝向丁成铭述说除昨夜一夜孽缘的所有事情。
 
  丁成铭含泪说:「苦了夫人呀!等救了儿子后,我将马不停蹄的攻打京师, 为爹报仇!等我回来,我们夫妻再也不离开了!」韩香凝点着头,她庆幸老天爷 跟丁家开的玩笑终于结束了。
 
  丁成铭夫妻俩来到牢房。丁昊自由后的兴奋只是保持了一刹那,他心里愧对 父亲,因为他已经占有过父亲的女人。他无颜面对娘,因为他知道昨夜的粗暴留 下的伤痕永远刻在娘的心里。
 
  他真想死!也许他真被砍了头,才是最佳的选择!
 
  韩香凝看透了丁昊的心,也许现在她们母子的心更能沟通。她上前搂住了丁 昊,「孩子,一切的错都是大人的!你要坚强,就当这几日做了一场梦吧!现在 一切都过去了,你依然还是你爹和我的好孩子!」
 
  丁昊自然明白娘的意思,他也庆幸一切罪孽都过去了,父母又回到了他的身 边,顿时,母子二人又哭在了一起。
 
  旁边的丁成铭没有听出他们话中的意思,说:「好了,你们先回家吧,我要 去京师取狗皇帝的人头了!」说着转身离开了。
 
  一个月过去了,韩香凝竭力的用母爱让丁昊忘记了不该发生的一切。丁昊又 象其他孩子一样,快乐的念书玩耍了。
 
  这天,韩香凝正教丁昊念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丁昊不觉感慨:「桃花源 真是好地方!良田美池,往来种作。人间仙境也!」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毕竟韩香凝曾经有过桃花源被儿子侵占过的经历,她 红着脸说:「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桃花源,那就是各人理想中的生存环境。不 属于你的,就永远强求不来!你懂吗?」
 
  丁昊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正在此时家丁来报丁成铭当上了护国元帅,已经到了大门口了。
 
  韩香凝赶忙领着丁昊出门迎接。由于跑得太快,韩香凝一阵头晕昏倒在地。 丁成铭慌忙请来大夫。大夫一诊断对着丁成铭说:「恭喜元帅,夫人有喜了!」 
  丁成铭犹如晴天霹雳,他们夫妻已经将近一年没有在一起了!
 
  「这孩子是谁的?」丁成铭粗暴的问着刚苏醒的韩香凝。
 
  韩香凝看看躲在角落里的丁昊后,对丁成铭说:「成铭,是我对不起你!」 
  丁成铭重重给了她一耳光,「滚,给我滚!我再不想见到你这个淫妇!」 
  此时丁昊忍不住了,他想说出事实真相,可却被韩香凝眼神制止了,她不想 让世人知道丁家发生了乱伦。那样会毁了丁家,毁了成铭,毁了丁昊。她知道现 在一切罪孽由她一人承担是最好的结局!
 
  「成铭你以后要好好的生活。昊儿你要听你爹的话,娘走了!」说着韩香凝 跑出了门。
 
  此时天上电闪雷鸣,好象天在发怒……开始下暴雨了。
 
  「娘,你别走!」
 
  丁昊想追出去却被丁成铭拉住教训道:「你娘不要脸,你没有这样的娘!」 
  「不!不!我娘是好人!她怕我们丁家要绝后,所以才忍辱在牢里留下了我 的种。那孩子是我的!知道吗?那孩子是我的!」丁昊说着挣脱了丁成铭冲入雨 中。
 
  丁成铭呆住了,他不敢相信事实。一声巨雷,只听丁昊的惨叫。
 
  家丁喊:「老爷,少爷被雷劈死了!」丁成铭还是呆在那里……
 
  风雨中韩香凝跑到了江边,她不知跑了多远。她现在已经没有活的动力了。 
  韩香凝慢慢的解开衣服,她觉得这些都不属于她。那完美的胴体和那微微隆 起孕育生命的小腹,开始直接经受暴雨的洗礼。忽然她在地上的衣裳里寻找着什 么,对,就是那玉佩。找到了,可惜碎了!她还是紧紧的握在手中!手已经被碎 片划破了,血顺着指缝流了出来。她还是紧紧的握着。她希望它能陪着她。她向 水中央走去,一步……两步……三步……
 
  雨停了,暴雨就是没前兆的来,无声的走。天地间又恢复了平静……月亮露 出了脸,印在韩香凝消失的那片江面,依然象是笑脸对着世人……
 
                                【完】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10-22更新.